浅芸夏熙♡

浅笑安然,岁月静好

[王喻]雪落故人归

架空古代向

中草堂主王x蓝溪阁主喻,带一点点叶黄

ooc预警

一发完

相信我,它是HE

看我真诚的眼睛

   “小卢,你见过微山的雪吗?”

   坐在蓝溪阁暖阁里的蓝溪阁主喻文州注视着窗外即使因三九天的来临也没有显露出太多萧瑟的冬景,淡淡开口道。

   “阁主……”

   “想是没见过的吧。”喻文州并不在意他的反应,只自顾自地说下去,“微山的雪很美。下雪时,雪花飞扬,就那么洋洋洒洒地落下来,却是连一点声响都没有。雪落后,满世界都是银装素裹的。那么干净透彻,就像有些人的心。”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微微笑起,给他那平静冷淡的带着淡淡疏离的面容增添了几分烟火气息。

   “只可惜……”他顿了一顿,嗓音略沉,“雪还是太脆弱。终究也只是人世间的过客,长久不了。化了后就再无踪迹了。”

   “阁主,您……”

   “我没事。小卢,你想不想听故事,只是可能有些记不清了。毕竟……都十年了。”

   是啊,都十年了。可是,哪里是记不清呢?明明是一年比一年深刻,用血和泪把它刻进了骨子里,和他的血肉融合在一起,再也分不开了。有时夜半在梦中还能出现这情景——满目的红深深地刺痛他的眼。从梦中惊醒,才觉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杰希,杰希,杰希……”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稍稍抚慰好心上的疤痕。也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感觉他还在。

   少天有时从兴欣回来看他,看着他欲言又止。他自然明白好友的心意。只是……怎么也忘不掉呢。也许早已成为他一生的执念。他也终究是活成了他的样子。

   “……小卢,准备好听故事了吗?故事可要开始了。”

   那时蓝溪阁还没有像现在这般有名,与中草堂也还没有成为宿敌。尚也曾鲜衣怒马的蓝溪阁主在一个冬日敲开了中草堂的门。

   那天下雪了。

   出身东南沿海的蓝溪阁主喻文州作为一个从没见过雪的南方人,对于这景象自是欣喜万分。

   他也不管什么阁主礼仪了,开心地一头扎进雪里。半晌,他笑吟吟地回头看向王杰希,“杰希,你也来玩呀。”

   王杰希素来沉稳,看见他这个样子也只是微微叹了口气,将人从雪中拉出来,给他拍掉身上的残雪,说道,“玩了这一会已是够了,快进去暖暖身子,可别生病才是。”

   喻文州撇了撇嘴,却也任由他将他拉进屋子里。在王杰希看不见的地方,他偷偷笑着,笑容温暖而甜蜜。

   “……可,我还没玩够怎么办。”

   “没事儿,以后机会多着呢。什么时候想了,来微山就是。只要是雪天,我就陪你看。”

   来一辈子也不嫌多。

   喻文州讲到这,面容温软。让人似乎能透过他窥得当年那个温文尔雅,冠绝天下的蓝溪阁主的样子。

   后来,原嘉世之主陶轩伙同刘皓等人作乱,意欲祸乱江湖。作为江湖大帮的蓝溪阁和中草堂也自然而然地收到了武林盟主冯宪君剿灭乱贼的命令。

   出发前夜,大雪纷纷。

   喻文州和王杰希坐在中草堂的亭子里看雪。桌上放着刚开封的雪酿。

   “我亲手酿的,你尝尝。”

   王杰希拿过一个酒碗,将雪酿倒入。清冽的酒液激起点点波光,一股醇香扑面而来。

  “这么香,想来是好酒了。”

   喻文州捧着酒碗,小口喝着。

  “你那样怎么能喝出雪酿的精髓。要像我这样。”

   说罢,便给自己满上一碗,仰头便大口大口地饮下。

   “这样,才方有雪酿的意境。你试试?”

   “哎呀,你们这群豪迈的北方人。”

    虽然话是这样说,却也学着王杰希的样子。喝罢后,似是有些呛到,轻轻咳了两声。

   雪落无声。

  “真想,就这样,喝喝酒赏赏雪,简单地过一辈子。”

  “等过了这件事就好。等事情都结束了,我们俩成亲好不好?”

   喻文州的眼眸中绽放出璀璨光辉,“好。”

   不久他又转头看向王杰希,严肃开口,“我蓝溪阁的探子刺探到这陶轩背后似是有高人相助。杰希不像我,到时候肯定是要去前线的,还得多加小心才是。要是有什么不对劲,不要恋战,赶紧退出来。”

   王杰希好笑地看着他,“你还当我是三岁小孩啊。放心,我答应过你,陪你看一辈子的雪,就不会食言。等我凯旋,咱们喝酒。”

   那一夜雪下的很大,将一切应该掩盖的,不应该掩盖的都藏在了雪洁白的表面下。否则……也不会让他发现不了。

   喻文州说到这里,停了一停,似是有些不忍再说下去。

   那陶轩确实请了高人相助,极精妙的阵法。要是平时他也能发现,只是大雪将阵法的一切都隐藏了。等到他察觉不对,冲到前线看见阵法中央满身是血的王杰希时,他发现他开始讨厌雪了。

   王杰希也看到了他,干裂的嘴唇微微颤抖。喻文州明白他是在说——抱歉。

   泪水决堤而下,说抱歉的哪里应该是你啊,明明应该是我才对。毕竟是我,没有发现这阵法啊。

   他冲过去,抱住王杰希。也才看到陶轩和那个高人的尸体。

   “抱歉……文州。”王杰希艰难地抬起手,抹掉他脸上的泪水,“答应你的事,可能做不到了呢。答应我,好好活下去,还有,忘了我吧。”

   喻文州抬起头,看见雪花纷纷扬扬,他慢慢扯出一抹笑,比哭还难看的笑。

   又,下雪了呢。

   他眼前一黑,栽倒下去。等他醒来,已经回到了蓝溪阁。

   后来只听说,那天的雪下得格外大,整整下了一天一夜,全都是白茫茫的,什么也看不见了。

   回到蓝溪阁的他从未再去过微山,去过中草堂。只是还没听说中草堂主换人啊。毕竟他想让我好好活下去,我就一定会好好活下去。

   我的承诺,可都做到了。也就王杰希,是个食言的傻瓜。

   从微山归来后,他的身体便不太好,常常待在暖阁里。黄少天陪了他一段时日。看他没什么大事了,才去的兴欣。

   有一天,黄少天从兴欣回来看他这个孤寡老人。一路的热闹声从山脚延续到山顶。这么多年,也就少天还没怎么变。

   一路风风火火闯进来的黄少天进了他的暖阁。他煮好一盏茶向他递去。黄少天端起就喝,却没过多久就咳了起来,“哎,文州。不是我说,你不是喜欢乌龙茶吗,这茶怎么这么苦。”

  “习惯嘛,总归还是会变的。”

   他也知道不知从何时起,他就开始在喝茶时放一些决明子了。这……可是那人的最爱啊。他苦笑一声,不再说话。

  “那你怎么欺压小卢他们了。我可听他们说了,你都不怎么爱笑了,待人也不像你从前那样。倒像中草堂那个混蛋王……”他自觉失口,便不再说下去。

   喻文州愣了一下,问他,“有吗?”

   “是有点。那个……文州啊,这是我从兴欣带回来的点心,说是他们那的一绝,你尝尝……”

   也许,我唯一能让别人还知晓你的存在的方式,就是活成了你的样子。

   “故事讲完了。”喻文州把视线从窗外移进来。而又复移出去时,即便沉稳如他,也不由得露出几分惊愕表情。

   卢瀚文见他不说话,好奇地望向窗外,却也傻了,他磕磕绊绊地问道,“阁、阁主,蓝溪阁也会下雪的吗?”

   外面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在空中转折起伏,像折了翼的蝶。

   喻文州再也顾不得什么,冲出暖阁,才知道今年的白梅开得特别好,却也像极了雪。

   漫山白梅花中,他泪眼朦胧,看见他心心念念的人,着一身绿衣,靠在梅树旁。

   他飞奔过去,扑进王杰希怀里,声音显得有些闷闷的,“你终于回来了。”

   王杰希依旧是当年的样子,“我答应过你,要陪你看雪。”

   他举了举手中的酒坛,将怀里人搂得更紧些,“咱们喝酒。”

   雪落故人归。

[End]

老王霸气侧漏:鱼鱼,你看这满天梅花,好看不?

鱼鱼:滚犊子(`Δ´)!我养了这么多年的梅花被你糟蹋光了!

老王:呃……这不是让蓝溪阁下雪有点困难嘛……

真·开学前最后一更